社區藥局面臨的一連串困境

By

山寺微茫背夕曛,鳥飛不到半山昏,上方孤罄定行雲。

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

此詞詞牌「浣溪沙」是清末王國維名作,詞的上半闕寫景,作者舖排了一個高渺孤曠的背景,下半部描寫心境,道出已經勘破紅塵卻又跳不出紅塵的那一份無奈。


感於近來藥界的風風雨雨,讀這一闕詞不由得讓人聯想到開業藥師的處境!雖然窺知前程將越來越艱困,但又無力扭轉局勢,那一份無奈與詞人又有何異?


藥局是受政府高度控管的行業,政策上稍有風吹草動,藥局就有可能忙到人仰馬翻!比如多年前的健保藥局獨資公證、塑化劑風暴時向廠商追索檢驗證明、店內產品一下子下架一下上架,都讓人疲於奔命!偏偏政策對藥局的箝制是越來越緊迫,要求越來越趨嚴格,藥局的經營勢必得更臨深履薄以免動輒得咎!


健保及慢箋是許多藥局不得不承辦的業務,健保署不斷要求藥局提升軟硬體配備、檢視雲端藥歷,而調劑費不見對等提升,重複用藥卻要核扣藥局藥費。藥品頻繁改碼也增加藥局的時間與人力成本,卻又屢屢調降藥價!這種只有棍子沒有胡蘿蔔的對待方式,藥局也不能不接受!還有許多藥品貨源短缺,追藥讓藥師焦頭爛額,甚至常見進價高於健保價的賠本狀況!更有部分院所以各種手段杯葛阻斷慢箋釋出!健保業務對藥局而言可能只是一個高成本低報酬但又不能不接的手工業!


政府實施PIC/S制度,藥品製程要求更加嚴謹,藥廠不但成本大幅提升,而且產能青黃不接,藥局除了要承受藥廠轉嫁的成本還要忙於四處追貨,真是苦不堪言,可悲的是藥價給付卻仍一路走貶,糖果比藥丸貴,藥水比礦泉水賤之譏並非杜撰!


社區藥局已呈過飽和,同業競爭之慘烈自不待言,異業對傳統藥局市場的蠶食瓜分更讓開業者屋漏逢雨!成藥開放給超商網路、中藥準備割地另立中藥師、大賣場及直銷商佔去營養品山頭,地下電台及遊牧藥商在檯面下雄踞,加上民眾出國勇於搶購藥品的習慣,社區藥局剩下多少空間可以立足?


再者,消費意識抬頭,消費者變得更精明更挑剔了。兩年效期的藥品剩一年出頭便已嫌棄;親友餽贈的藥品、賣場買的保健品會拿到藥局諮詢;消費前先上遍網路比價,重視品質、重視服務、重視價格,唯一忽視的是藥師專業價值。


藥局面臨的困難太多太多,但困難不是問題,問題是看得到這些困難卻看不到解決的契機才令人沮喪!豈不是所謂「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


當然,天助自助,面對這一切社區藥局還是要自謀出路,只是許多制度面的事情還是有賴政治人物從法制面改革。大選在即,祈禱角逐高位的候選人們也能「睜開天眼一覷社區藥局的困境,讓開業藥師有更友善的執業環境」。


作者:劉宇琦 藥師     本文刊載於 藥師週刊 第 1946 期

本文已獲作者同意刊載於本站 ,若需引用請先知會原作者。


0 意見: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